韩国穷学生们纷纷租住无窗“牢房”鸽子笼。贫

韩国穷学生们纷纷租住无窗“牢房”鸽子笼。贫

时间:2020-01-10 16:1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在经济和文化携手发展的韩国,首尔作为现代化城市的代表之一,也是风靡世界的K-pop聚集地,不乏光鲜亮丽、打扮时髦的年轻人。

但实际上,韩国年轻人的压力,比我们在荧幕上看到的大得多,韩国年轻人的生活,也未必有电视上的那么的多姿多彩...

如果对韩国的不计其数的选拔性考试有所耳闻的同学,一定对韩国学生的努力用功程度印象深刻——

想要进入大学得先参加“大学修业能力考试”,想要找到好工作就得在毕业前抓紧时间通过英语、技能等方面的证书考试,

可以说,在韩国年轻人在社会上有第一份正式工作之前,大部分孩子的日常就是在努力学习和准备考试中度过的。

比如油管频道Asian Boss采访的这个名叫Hyun-Dong的大三男生,就是这些年轻人中的普通一员,

明年就要毕业的Hyun-Dong无时无刻不被就业压力的阴影笼罩着,考虑到韩国逐年增长的年轻人失业率在今年又蹦到了历史新高—— 接近10%! 这些首当其冲的准毕业生们的内心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了……

Hyun-Dong表示自己经常在学校图书馆自习、看书和准备考试。上课日的晚上一般学习到10点左右回家,周末也并没有玩乐的计划,通常 会从早上8点学习到晚上10点一整天!

听起来和我们高考的状态差不多了……

而他表示自己这么用功学习的原因很简单——

“我想找到一份工作”,

考虑到自己的大学并不是像垄断性的三星、现代等等大公司偏爱的一流大学,而这些跨国集团又偏爱英语好的人才,他如今就在努力准备托业(TOEIC)考试中。

“ 大学排名很重要,(因为我的大学不是很好),我应该经常比其他人更加努力才对! ”

在另一方面, 这么用功学习的Hyun-Dong还拥有一个粉丝数接近5万的油管频道!

然而,在视频里他出镜的背景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亮堂,相反,大部分视频Hyun-Dong都是在一个转个身都有局限的小房间里拍摄,

就是这样真实接地气年轻人的画风,吸引了韩国很多大学生的关注,

其实,这个油管频道并不是Hyun-Dong的特别爱好,其背后的故事也让人感到有一丝心酸和感慨——

为了付这个不足10平米,没有一扇窗户,形如“监狱”房间的房租费……

Hyun-Dong刚上大学的时候是住家的,住在家里上大学的方便想必不用多说了,物资食物应有尽有,还省钱,但Hyun-Dong家的缺点就是离学校比较远,单程坐车都需要一个半小时。

随着Hyun-Dong找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他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搬到离学校近的单人出租房住。

“我知道爸妈的钱赚得不容易,我很抱歉都这么大了还要花他们的钱,我觉得很惭愧”,

大学生为了学业和就业租房住在校外很常见,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家庭也会倾尽全力资助孩子这笔开销,

配有私人卫生间,简洁宽敞的单人公寓通常是大家的首选——

俨然一个上班族的住宿环境,虽然谈不上高级,但是被别人问起来也不会尴尬。

但懂事的Hyun-Dong并没有像他大部分同学那样选择这样的房子,因为在首尔,这种公寓的“押金”有时会让一家人达到破产的境地——

不同于其它国家的房屋租赁,韩国的公寓是预付押金,两年后房主扣除租金退回剩余部分的钱。 而在首尔,有的一般公寓的押金可以到达1亿韩元(约人民币62万)之高!

为了不给家里增添太多负担,又能满足自己的学习需求,Hyun-Dong对租房的要求是越便宜越好,离学校近点,有床有一些生活基本便利设施,自己都可以接受。

像其他和Hyun-Dong考虑一样的租户一样,在首尔存在多年的“考试院(, goshiwon)”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考试院”名字的起源自韩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为了法律考试和公务员考试专心在此复习的人,发展到现今泛指租金低廉,无处不在的“格子屋”。

当然,这些房屋的年龄也随着“考试人”的更新换代而增长,大多数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从外表看来就知道历史悠久。

Hyun-Dong带女记者前来他的房间一探究竟,

开门前Hyun-Dong有一丝不好意思,给女记者还打了一记预防针“我房间有点乱哦”,

虽然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此……

不过开门的一瞬间,还是把女记者震惊得不浅——

对比Hyun-Dong的身高和体型,这个袖珍屋都显得有点像玩具屋了……

一张床,一张桌子椅子,一个柜子,差不多就是这里所有的家具了……

特别是这个小小的床,在上面估计翻个身都怕掉下来吧,

这里也没有淋浴间,

逼仄空间隔着屏幕都传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觉,

就是这个“盒子屋”,成为了Hyun-Dong暂时的家。

“其实他可以拿着手机在屋子里转个圈,这个视频就拍完了……”

和我们的合租房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共用厨房、卫生间、洗衣机等生活基础设施,每个租户的空间被木板等材料隔开,房间里可能还贴心配备小冰箱,

好处是这些房间都很干净,玄关处也有每个租户各自放鞋子的柜子,公共厨房看起来也比较明亮整洁,还有免费的基本食物,比如米饭、泡菜和泡面随时在厨房里,租户也不用单独付水电气费,都包括在租金里了,

但坏处也很明显——

“密闭恐惧症的表示无法接受。”

“我的天,小我都能够忍受,没有窗户,我简直没法呼吸,想象一下洗完澡整个房间弥漫着水蒸汽。还有白天的时候晒不到太阳,简直让人抑郁和焦虑!”

“比监狱好了那么一丁点……”

但Hyun-Dong表示这些缺点比起“区区”300美元还是按月付的租金来说,就简直可以忍受了。

为了补贴租金,Hyun-Dong开始做起了油管视频,视频内容也以他在“考试院”的生活日常为主题……

年代久远的“考试院”是首尔租房市场上一个特殊但必要的存在,像Hyun-Dong一样勤奋又缺钱的大学生,就是其中一个不小租户群体,目前首尔有超过2万的学生群体租住在其中。

被问到在这里生活会不会很孤单,很隔绝的时候,Hyun-Dong表示这确实是住在这里的一个最大的心理影响,

不过他表示自己有主动在调节,比如约朋友在外面见面聊天,或者,就一整天待在大学里。

“对于我来说,我只在这里睡觉,剪辑一下油管视频,吃一点点东西,其它时间我不想呆在这。”

而被女记者问到银行账户还剩多少钱时,Hyun-Dong大方打开了手机,向观众展示自己还剩420美元的存款,交完租金只有120美元剩余,他说自己大概可以用半个月。

女记者都惊呆了—— “每天9美元你活得下去?